VC行业复苏了?甘剑平直言机构开始抢项目,朱啸虎今年已投20多家

· 这是第3505篇原创首发文章  字数 2k+·

· 黄婷 | 文  关注秦朔朋友圈 ID:qspyq2015 ·

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,改变了我们看世界的角度,也改变了经济活动的轨迹。但对VC行业而言,在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短暂沉寂之后,随着夏天的到来,行业投融资活动也迅速火热起来。

在2020年8月27日举办的“第一财经股权投资峰会”上,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甘剑平、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、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宓群、元禾辰坤合伙人李怀杰、至临资本创始合伙人姜皓天等投资大咖围绕“横越周期——优秀GP的基本素养和硬核竞争力”进行圆桌探讨,几位重磅投资人都分享了自己疫情以来的投资成绩单。

甘剑平在会上分享道:“到了七月份、八月份,整个VC行业已经复苏了,很多同行们都是在快马加鞭地看项目、投项目,甚至于白热化地抢项目,好像一切又回到了一年前,似乎疫情没有发生过。”

后疫情时代的报复性投资

疫情之下,创投行业并没有感受到寒冬的凛冽,相反,对奋战在一线的创投从业者而言,云路演、云工作模式的开启,更加快了创投的节奏。

元禾辰坤是一家母基金,李怀杰对行业的总体感受尤为直观。他指出,从项目层面,元禾辰坤参与的基金投资速度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放缓,某些局部行业甚至出现了竞争白热化的状态,在投资方面形成了供销两旺的局面。

投资结构目前也处于比较健康的状态,还不至于过热。从已投基金的角度看,上半年真正成立的基金数量并不多,融资难的情况还是存在,但和几年前相比,融资也发生了一些结构性的变化。

作为风口上的投资人,朱啸虎则在后疫情阶段相当活跃,他透露道,金沙江今年一季度投资速度稍微慢一点,但二季度迅速反弹,二季度的投资是去年同期的120%,三月份更达到了去年同期的150%,今年以来已经投资了二十多个项目。

“以前我们七八月份基本在欧洲休假,现在没有休假,很忙,每天都要见很多创业者,昨天晚上在杭州见了五个人。”朱啸虎说。

“疫情之后有报复性消费,投资行业则有报复性投资的感觉。”宓群表示,光速中国今年已经投资了十几个项目,但他指出,今年的投资方式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了。

受到疫情的影响,原本“空中飞人”式的投资人开始坐到屏幕面前接受云路演、视频会议的调研方式。宓群在今年投资的第一个项目,从初次见面到最后打款,全程都是通过视频云完成的,让他感觉到疫情后的投资方式已经大不一样。

疫情改变了创投行业的工作方式,这一点甘剑平也深有感触,他表示,现在越来越多企业家、VC同行都很接受视频会议、线上办公的方式,云办公的模式会让未来VC/PE行业的竞争更加白热化。

哪些行业将在疫情后起飞?

创投行业的投资重点也在变化。宓群指出,疫情后,行业互联网、消费品牌、企业服务、硬科技等都成为了热门行业。

哪些行业会在疫情中受益?后疫情时代应该如何做投资?

甘剑平从2月份就开始思考这一问题。他指出,渶策资本主要投资的是互联网消费和智能科技。从具体细分的行业来看,疫情对教育培训机构将产生巨大的影响,会加速线上教育的趋势,渶策资本也在近期投资了一家在线教育视频系统的公司ClassIn。

此外,疫情也改变了很多用户的消费习惯,更多人倾向线上消费,渶策资本也在上半年投资了一家奢侈品线上消费有关的品牌。

“中国的风险投资,主题转换一直很快。”朱啸虎指出,过去20年几乎每三年就会换一个赛道换一个风口。第一个风口是门户网站,如新浪、网易、搜狐;第二个风口是SP业务,当年的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、空中网、腾讯都是靠SP业务赚钱的;第三个风口则是PC端端游,然后是PC电子商务,优酷土豆互联网视频,接下来是移动互联网。

对于当前的投资机会,朱啸虎则指出,现在消费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窗口期,但是企业服务是十年的长周期,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也是一个至少十年的长周期。

从2017年开始,金沙江创投就有70%的基金投资在企业服务领域里面。朱啸虎指出,企业服务势头发展非常猛,中国比美国晚七八年的时间,中国是非常好的时间点。

金沙江创投统计过,中国今年的软件服务企业即使不计算项目服务收入、软件服务收入,只算SaaS订阅费,明年至少有五十家到一百家在SaaS服务领域就能获得超过一亿人民币的收入。

“这在以前是很难的,以前大量靠卖苦力赚钱,今天纯SaaS服务超过一个亿是非常可喜的。”朱啸虎说。

 “疫情以后行业的数字化、云计算是一个长远趋势。”宓群说,光速创投也投资了不少SaaS公司、云计算公司,但是在投资中会倾向于那些能带动核心的硬科技公司。

宓群还相当看好自动驾驶,认为这是未来非常大的趋势,光速中国投资的禾赛科技就是这一领域的核心龙头企业。此外,在科创板等退出机制打通之后,光速中国也开始投资半导体行业。

投资人如何在变化中穿越周期?

从母基金的角度,元禾辰坤合伙人李怀杰表示,母基金的本质是做资产配置,希望做到全产业链的配置,但在具体投资过程中还是会精选优秀的团队,让他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面获得好的投资回报。至于如何选择优秀的投资人,李怀杰称,更希望投资人在变和不变当中寻求核心本质,能够穿越周期长期稳定在行业里面继续投下去。

至临资本创始合伙人姜皓天则提出了疫情后在投资中的两大思考。他指出,疫情不可避免造成了一些隔离,其中内循环产生了两个机会,一个是内需,另外一个是替代。

内需方面比如美团,今年业绩超预期,因为它做的事情就是和内需、百姓生活相关的。替代方面则是科技领域。“从内循环角度来看,这两方面是两个挺重要的主题点。”姜皓天说。

在外循环方面,姜皓天指出,要看到疫情后行业发展、技术发展、产业发展的趋势还是很客观的,这是一个全球化的趋势,疫情后所有行业都呈现了在线化的特点,投资也要抓紧这一点。同时,科技在各个应用领域的渗透也是超乎寻常的快,这也是和疫情的影响分不开的。

“实际上中国未来的发展还是离不开全球体系,只靠自己是不行的。”宓群说,脱离了全球体系,竞争力会下降,苏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所以,双循环是很重要的,一方面内需推动,包括硬科技的自主可控,但不能只把目标放在国产替代上面,而是要和全世界最好的公司去竞争。

“我们觉得全球化还是有很好的机会。”宓群指出,从GP角度,投资要分散风险,大家要看得非常长远的,最终最有竞争力的,一定是全球视野的企业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djy.org/202.html